当前位置:第四区政务服务网 > > >

甄子丹和汪诗诗杀人鲸再咬澳优 指责其不愿透露最大客户 澳优股价反涨

  8月19日,沽空机构杀人鲸资本(Blue Orca)发布了关于澳优(01717)的第二份沽空报告。

  在这份沽空报告中,杀人指责澳优董事长不知道公司目前最大的经销商,并表示怀疑澳优管理层上周未仔细阅读第一份沽空报告就作出否认。因此,杀人鲸表示在第二份沽空报告中展示了新证据,证明澳优财务数据造假,同时展示澳优澄清公告的问题。

  虽然第二个沽空报告来势汹汹,但澳优的股价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截至8月19日13:15,澳优涨0.54%, 百度地图,报11.14港元/股,最新市值为179.13亿港元。

  8月19日,记者多次致电澳优乳业,但截至发稿未能接通。

  杀人鲸:澳优董事长不愿指出公司的最大客户是谁

  “什么样的企业所有者不知道其最大客户是谁? 这对做空者来说简直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杀人鲸在第二份沽空报告中表示。

  该机构表示在第一份沽空报告发布后的第二天,澳优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在电话会议上,有投资者问到澳优现在最大的经销商占业务额的情况,而澳优董事长回答:“现在我们最大经销商,具体是哪家,我现在答不出来啊。我可以迟一点提供信息给你。”

  这引发了杀人鲸的质疑。该机构由此推断,澳优拒绝回答是因为答案对公司极其不利。并提出两种可能性,要么是澳优董事长并不知道澳优最大的分销商的身份,但杀人鲸认为不可能,第二种则是澳优董事长实际上在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不希望任何人审查澳优和这家分销商的关系。

  杀人鲸称,考虑到澳优的丑闻历史,投资者应该要求基本的透明性。分析师和股东应该要求澳优披露过去5年的前5大客户。如果澳优的分销商没有问题,那么这个要求应该不难达到。但是如果澳优拒绝,该机构认为投资者可以理解为澳优在尝试掩盖某些东西。

  杀人鲸:澳优的澄清公告编造了一揽子否认和不温不火的承认

  8月15日早盘,杀人鲸资本发布万字报告直指澳优乳业财务造假,称其夸大营业收入、隐藏成本,并且通过未披露关联方交易让高管们得以隐秘地谋取私利,因此对其市盈率打上25%的企业治理折扣,每股只值5.78港元。当日, 企通社,澳优乳业股价盘中跳水超20%,并于12:41发布公告宣布停牌,停牌时股价为9.73港元/股。

  8月15日下午,澳优发布澄清公告,强烈否认该沽空机构报告所载的指控,并认为该等指控并不准确极具误导性。8月16日,澳优再次发布澄清公告,逐一回应杀人鲸研究报告中列举的五大指控,并指其奶粉进口额可获中国海关官方数据佐证。

  不过, Blue Orca继续质疑该公司财务数据造假,并表示“澳优的回应如此仓促,我们甚至怀疑管理层是否还未来得及仔细阅读我们的报告,就编造了一揽子否认和不温不火的承认”。

  该机构认为, 股票配资,澳优已于澄清公告中承认,旗舰产品“佳贝艾特羊奶粉”实际上产自牛奶, 虽然公司认为中国法律并不要求披露奶粉产品的动物性来源, 但药监局实际已明确要求, 若产品名称中列明动物性来源, 则必须作清晰披露。

  在报告中,该机构认为,澳优在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中披露的收入和与其生产增速不符。杀人鲸认为,我们本应看到包装材料使用量与公司披露的生产量和收入增长成正比,或者至少往同一方向移动。然而,澳优的包装材料使用量在2017年下降了41%,而同期澳优披露婴幼儿奶粉产品生产值增长了37%。

  因此,杀人鲸坚持澳优有财务造假的行为。

  对于澳优在澄清公告中解释的不存在海关数据显示婴幼儿配方奶粉在中国区的销售额虚报52%做出质疑,并表示澳优的存货披露和其告知投资者因为产品短缺而需要在2017年下半年大幅增加进口的解释自相矛盾。

  此外,杀人鲸在报告中继续质疑澳优存在虚假交易和秘密输送利益的子公司,即云养邦。在澄清公告中,澳优表示公司高管仅为代名人股东。但杀人鲸进一步质疑称,澳优没有解释为什么需要信托安排,并且这个信托安排和澳优之前的披露,以及香港公司注册处数据库现有的文件证据相悖。因此该机构仍然相信这起收购是一起明显的虚假交易,澳优向三位高管支付了人民币2.36亿购买他们甚至并不持有的股份。

  虽然第二个沽空报告来势汹汹,但澳优的股价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截至8月19日13:15,澳优涨0.54%,报11.14港元/股,最新市值为179.13亿港元。

  针对第二份沽空报告,澳优有何反应?8月19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澳优,但截至发稿未能接通。

上一篇: 李泉老婆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二十四条“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托管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

下一篇: 许慧欣个人资料20日起各银行在新发放的贷款中主要参考LPR定价